邓丽君遗体火化了吗 火葬场火化遗体邓丽君 火葬场火化美女的遗体

发表日期:2019-11-26 | 来源:处暑节气如何养生

  火葬场火化美女的遗体,火葬场火化遗体邓丽君!且看火葬场火化遗体真实过程。任你生前是什么将相王侯、大富大贵,还是帅锅美女、英雄豪杰。到头来也难逃付之一炬的宿命。总不是尘归尘,土归土.......

  通化市殡葬管理处女子火化班成立于1982年,是全国殡葬行业成立最早,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全部由女职工组成的遗体火化队伍,她们负责遗体穿脱衣、整容整形,防腐、告别、火化,装盒出灰,每年要火化近5000具遗体,近30年中,她们曾获得多项殊荣。枪毙的后的尸体脑浆四溅,溺水后的尸体有的都拿不起来,车祸、凶杀、自杀等尸体更是惨不忍睹。她们经常被变质的遗体熏得呕吐不止,几天吃不进去饭,做梦都会被吓醒!

  守在天堂口的女人――殡仪馆火葬场的年轻女工们

  火葬场的年轻女工们 特殊但同样圣洁

  图片拍摄于2010年8月18日,只有25岁的王雪娇,已经在火化班工作6年了,她曾经是一名护士,但偶然的一个机会,她选在到殡葬管理处做火化工。

  通化市殡葬管理处女子火化班成立于1982年,是全国殡葬行业成立最早,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全部由女职工组成的遗体火化队伍,她们负责遗体穿脱衣、整容整形,防腐、告别、火化,装盒出灰,每年要火化近5000具遗体,近30年中,她们曾获得多项殊荣。|

  王雪娇在火化炉整修期间,她主要负责负责接尸。王雪娇说,“护士和火化工都要面对尸体,我当时也没想到自己能到这来工作,但既然来了就得把工作做好。”有人担心王雪娇不好找对象,“我的几个好朋友都知道我现在的工作,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感觉对我另眼相看。”

  李月原来在公墓管理处工作,由于火化班缺人,把她调过来,李月说在哪干都一癲痫不能吃什么蔬菜样,只是在来火化班前,她见过的死者只有自己的爷爷,开始给遗体美容时,不敢正视死者,手抖个不停。

  在通化殡葬管理处火化班,女子撑起了整片天,目前火化班由6人组成,39宋春玲是班长,50岁的宋艳和49岁的张振花即将退休,杨婷和王雪娇是纯正的80后,李月虽然已经33岁,但却是在2008年从其他部门调过来的,算是个老新人。

  图片拍摄于2010年8月18日,只有25岁的王雪娇,已经在火化班工作6年了,她曾经是一名护士,但偶然的一个机会,她选在到殡葬管理处做火化工。

  普通火化炉的操作在一间封闭的工作间中,班长宋春玲在操作室内。火化班每天都是早晨5时上班,火化工通常都在凌晨4时左右起床,节假日从不休假。特别是元旦、春节等重大节日,要从早忙到晚,有时一直到20时许。偶尔一天要火化30多具遗体 !

  一边火化遗体,女火化工们还要边收拾火化间的卫生。对女工们来说,收捡意外去逝人员遗体是全处最脏、最累、最辛苦的工作。夏天尸体腐烂变质,在很远的地方都能闻到尸体发出的腥臭气味,甚至有的生蛆。冬天,有的遗体在荒芜人烟的山上,还有的在冰冷刺骨的冰水里 !

  枪毙的后的尸体脑浆四溅,溺水后的尸体有的都拿不起来,车祸、凶杀、自杀等尸体更是惨不忍睹。她们经常被变质的遗体熏得呕吐不止,几天吃不进去饭,做梦都会被吓醒,但每次收捡遗体的工作,她们都圆满完成了任务,并为遗体做好整容等相关的善后工作 !

相关报道:

“你看看这位死者,都冻成干尸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家属一直不过来领。”在烟台芝罘区殡仪馆,入殓师王康指着一具冻得干瘪的男尸告诉记者,现在殡仪馆冷柜中有很多无人认领的遗体,曾有一具尸体在殡仪馆保存十岁男孩突然抽搐,四小时发作一次了5年,最后会同公安部门强制火化了。从防腐到冷藏,保存这些遗体殡仪馆每年都要耗资数万元。

  29日,记者在殡仪馆火化间的冷藏室内,见到了一具具被冷藏的遗体。“这具是年前存放在这的,到现在也没人领,这具也是,没人领就一直在这冰着。”王康说,目前,芝罘区殡仪馆共有60多个冷藏柜,这里面长期存放的就有30多个,这其中有的是联系不上家属,有的是非正常死亡的――家属对案件纠纷处理结果不满意,就一直在这冰着以“保存证据”,还有的是公安部门送过来的无名尸,因找不到家属,就较难出具尸体处理通知书,也就自然而然在这搁着。

  王康说,无人认领的遗体不但影响了正常遗体的存放,而且还每天耗费电费等维护费用。“遗体在冷藏前一半需要先做防腐处理,防腐有灌注法和浸泡法,但不管是哪种手法,都需要耗费福尔马林等一系列的药物。”王康告诉记者,其实直接火化是比较经济环保的。

  记者了解到,为了保存遗体,殡仪馆每天需要24小时不间断供电制冷,一具尸体一天就需要好几十元的维护费用,算起来,三十多具遗体每年耗费就是一笔巨大的费用。“殡仪馆是自负盈亏的事业单位,这样的高额费用的确让馆里吃不消。”

  按照政策规定,无名尸体如果没有公安、卫生部门的具体处理意见,殡仪服务单位不能擅自进行处理。但由于芝罘区殡仪馆冷藏柜数量有限,维护费用也较高,由此,殡仪馆将定期通过媒体对无名尸体进行公告,公告期内如果仍无人认领,则将和公安部门联系,依法进行强制火化。

  “希望那些仍旧未认领遗体的死者家属们,能尽快与殡仪馆取得联系。”芝罘区殡仪馆工作人员表示。

  龙华女子化妆组成员小飞正在整理一整套整容化妆的工具,平时除了8小时的工作外,女子化妆组的成员门癫痫病都是服用什么药也会彼此琢磨、交流化妆技巧。

  东方网记者张海盈4月5日报道:打粉底、画眉毛、抹腮红,涂唇膏...这个化妆的过程可能很多女孩子都很熟悉,它能让人获得美的享受;但当同样的过程在殡仪馆化妆师手中操作出来,给人的印象却往往是神秘而晦气。

  趁着清明节的到来,记者对龙华殡仪馆进行了一番探访,采访中发现,化妆师们一天的工作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可怕,对于他们而言,这只是很普通的一份职业。

  14分钟画完一具遗体

  从剃胡子梳头发开始,帮逝者口眼闭合到整个妆化完,记者看了一下表,龙华女子化妆组的小飞花14分钟就完成了一名逝者的化妆过程,动作熟练但仔细,逝者的脸色从被推进来时的灰白干瘪变成了安详沉静,连嘴角描红的轮廓转角处也被一一勾勒出来。小飞告诉记者,最忙碌时每天当班的化妆师在8个小时里要为百余具遗体化妆,一般20分钟内可以画完一名逝者,但碰到一些因事故去世的人就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有时要花上3、4个小时,甚至更久。

  小飞来自福建福州,从福州民政局的殡葬职业学校里毕业后就来到了上海,为遗体更衣、整容、化妆这整个过程她已经相当熟练。“收入很稳定,工作也不算特别辛苦”,在小飞看来,这是一份颇为理想的工作,给逝者化妆除了需要做一些面部的填充、用的是戏剧油彩外,其他与一般的化妆区别也不大,“逝者本身并不会带给我们太大的恐惧感,只要能过自己这一关就好”。

  化妆科负责人李科长向记者详细介绍了遗体从运到龙华到送到礼厅的整个过程,他一再强调仔细和责任是很重要的,从验收编号、防腐、更衣、整容化妆到最后送到礼厅里,不容许出现任何差错,一旦遗体、名字和编号搞错将是“天大的事情”。

  记者体会:羊癫疯吃什么药在进入化妆间大厅前,李科长一再提醒我们,里面味道很浓,如果受不了要马上说,但记者进入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闻,李科长看我们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笑着说“今天气压高,如果换了黄梅天,你来试试,肯定受不了要吐”。

  一个一百平方不大的大厅里整齐地排列了几十具面色各异的遗体,虽然在白天阳光下不十分恐怖,但一想到晚上如果一个人在这儿值班,一片静谧中突然听到一声冰柜启动的声音,胆大的记者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要集体报名“相约星期六”

  说起大众的偏见与误解,李科长显得有些激动,“社会上还是有很多因为不了解我们工作而产生的误解,比如化妆时向家属强要小费、对逝者随意丢丢扔扔,但其实我们是非常尊重逝者的,这些在正规的殡仪馆都不会发生。”

  “过去过年从来不出去走亲访友,喜酒也很少去喝”,他笑着告诉记者,“但现在人们对于殡葬行业的偏见比以前少一些了,起码我们的职工谈恋爱没以前那么难了。”但记者在采访中还是听到化妆师们开玩笑地说,要为女子化妆组的小姑娘们报名“相约星期六”,让这份在众人眼里还是显得非常神秘的工作“曝曝光”。

  记者体会:早上打车去龙华殡仪馆采访,拦到的第一辆车司机一听是去“殡仪馆”,奇怪地看了记者一眼后开走了,后来一辆车子的司机告诉记者,估计这是那位司机今天早晨的“开门生意”,一般来说碰到去火葬场,特别是一大清早,心里总归有点“疙疙瘩瘩”。

  采访开始前,记者向李科长递上名片,他却不主动回赠,“怕犯了别人忌讳”,而采访结束时,李科长也是带着记者从另一边的出口走出了化妆间大厅,他说一般他们对于非工作人员都不让他们走“回头路”,告别时也不说再见,同样是怕别人觉得晦气。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